• <ins id='a0df'></ins>
    <acronym id='a0df'><em id='a0df'></em><td id='a0df'><div id='a0df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a0df'><big id='a0df'><big id='a0df'></big><legend id='a0df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1. <tr id='a0df'><strong id='a0df'></strong><small id='a0df'></small><button id='a0df'></button><li id='a0df'><noscript id='a0df'><big id='a0df'></big><dt id='a0df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a0df'><table id='a0df'><blockquote id='a0df'><tbody id='a0df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a0df'></u><kbd id='a0df'><kbd id='a0df'></kbd></kbd>

        <code id='a0df'><strong id='a0df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2. <fieldset id='a0df'></fieldset>
        <span id='a0df'></span>
        1. <dl id='a0df'></dl>
          <i id='a0df'><div id='a0df'><ins id='a0df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<i id='a0df'></i>

            文学

            • 老虎怕“屋漏”

              在很久以前,通道到處是深山老林,在這深林中住著老兩口,無兒無女,生活十分貧寒,身邊隻有一頭老牛相伴,人和牛同住在一間破草房裡,老牛睡一頭,老兩口睡一頭。一天夜裡突然狂風四起,大

              2020-05-27

            • 舊時清朗,終成離殤

              這個才華橫溢的女子的短暫一生,似被劃為鮮明的兩段。前一半暖意融融,後一半卻隻剩望不到盡頭的陰霾。那是個飛絮漫天的融融春日,蘇杭朱傢添小女,取名淑真。那時雖邊關不寧,時有戰火,但

              2020-05-27

            • 玉鐲

              他是一個害羞的男孩子,卻要命地愛上瞭一個十分美麗的女孩子。他和她在同一個部門工作。她有一個手鐲,潤白晶瑩,戴在她膚如凝脂的手腕上,讓人有一種雙璧合一的驚嘆。這個玉鐲是她的珍愛。

              2020-05-26

            • 親愛的,我們的愛情迷路瞭

              地鐵,呼嘯。她不會理會這些,或者等她想理會的時候,她會發現,她根本找不到北。“當心!”身後突然伸出一隻粗壯有力的胳膊,拉開瞭她,地鐵從她面前呼嘯而過,她

              2020-05-26

            • 第一排-最後一排

              有時候,幸福已經很近瞭,沒有勇氣時,我們看不見它。念中學的時候,她坐在第一排,他坐在最後一排。他們的目光不曾相遇。在班上,她是個乖女孩,成績也不錯;而他是調皮的,不羈的性格讓老

              2020-05-26

            • 已得意中人

              這是許多年前的故事瞭。他生於富貴人傢,學識淵博,風度翩翩,喜歡他的女子不計其數,上門說親的人也幾乎踏破門檻。當然他並不急,如同其他的公子哥兒,花街柳巷,十裡洋場,紙醉金迷,逢場

              2020-05-25

            • 一盆水裡的愛情

              他們是經人介紹認識的,那時他傢很窮,但是長得帥氣,而且大學畢業。他之所以看上長相學歷都一般的她,是因為她傢富有,她父母答應給他們買房子。籌備結婚時,她選擇瞭一所離他單位近的房子

              2020-05-24

            • 八年後她們依舊分道揚鑣是為什麼

              餘是她的初中同學,初中正是情豆初開的年齡!她也不例外。餘的班在她班隔壁,巧的是他們倆竟都是數學科代表。每天晚上晚自習後,他們都要把作業上交到老中的宿舍裡去。於是,他們倆偶爾會碰

              2020-05-23

            • 東坡抄書

              一天,朱載上興致勃勃地去看望蘇東坡,可過瞭好一會兒,東坡才急急地走出來。朱載上問道:“先生在忙什麼呢?”東坡答道:“在抄《漢書》呢。”朱載上不解地問道:“像您這樣的文豪還用得著

              2020-05-22

            • 雪妻

              洪班長帶領的是一個十足的光棍班,從他到新兵清一色沒有對象。偏偏健康的肌體裡,那種上帝為他們設計的愛情機理甚是活躍。班長自入伍來哨所已整整5年,從未見過女人,甚至沒有聽過女人的聲

              2020-05-22